0°
有态度

电影里的英雄,改变了一个国家

阿米尔早已不仅是一位演员,仿佛带着天然的使命感,成为改变国家的公众人物。

两年前的夏天,印度演员阿米尔·汗(Aamir Khan)来中国宣传电影。当时他一百九十斤,蓄着络腮胡,汗涔涔的T恤下藏不住啤酒肚,俨然一个中年胖大叔。

公开出席各种活动时,总免不了被媒体问“为什么和海报上判若两人”。阿米尔温吞吞地解释,这是为下一部电影所做的准备。

2015年05月14日,阿米尔汗出席《我的个神啊》影迷见面会时,已经开始增肥。/视觉中国

现在人们都知道了,新片《摔跤吧!爸爸》(dangal)和他的身材一起回来了。52岁的阿米尔为了更真实地呈现角色的不同年龄阶段,拒绝特效的提议,硬生生增肥56斤,再用5个月的集中训练减了回去。

阿米尔汗增肥和减肥后的对比照。/Youtube

这位以敬业著称的印度影帝,身上集合了众多传奇。44岁时饰演18岁大学生,凭电影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(3 idiots)红遍亚洲;靠着敏锐的电影嗅觉和商业眼光,接连刷新印度电影四个10亿级的票房纪录;在这个并不太平的国度,他无惧争议,主动卷入社会活动。

《时代》周刊称他“印度良心”,印度媒体叫他“浪漫主义英雄”。银幕内外皆英雄,如何生而传奇?

“活在当下,不计得失。”

在电影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里,阿米尔饰演的主人公说:“为什么一生下来父母就帮我们决定我们长大要做什么,从来没人问我们想做什么。”

童年的阿米尔·汗和他的母亲Zeenat Hussain。/DNA India

阿米尔·汗出身电影世家。7至15岁的记忆里,塞满了编剧和导演们上门兜售电影构想的画面,制片人父亲坐在面前听着,阿米尔静静待在角落。8岁时就参演了叔叔导演的电影,不过少年阿米尔讨厌拍戏,他不喜欢化妆,还和合作的小演员打架。

阿米尔主动拒绝了叔叔的下一部电影邀约,换成了他弟弟代替出演,反倒专注学起了网球,一路过关斩将,拿了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网球冠军。

阿米尔·汗和他的导演制片父亲,以及同样是演员的弟弟费萨尔·汗。/DNA India

大学期间,阿米尔友情出演了一位朋友拍摄的无声小短片。“我16岁时意识到自己想成为演员,”阿米尔说,“拍那部短片让我知道了自己属于那里”。

演员Shabana Azmi看到这部短片后告诉了阿米尔的父母,家里炸开了锅。他们认为他个性害羞、不合群,根本没有做演员的天分。

但阿米尔清楚知道自己想做什么。他不顾家人的反对,执意从大学辍学,在叔叔的制片公司担任导演助理。1988年,电影《冷暖人间》(Qayamat Se Qayamat Tak)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主演,阿米尔在叔叔的推荐下获得这次机会。

23岁满脸胶原蛋白的阿米尔主演了电影《冷暖人间》。/Dailymotion

影片大卖,意外走红。当时阿米尔没有车,有一次在路上被粉丝认出后还载他回家,他第一次尝到了做明星的滋味。

2001年,他出演电影《印度往事》(Lagaan)并担任制片人,这部电影长达3小时42分钟,并且是不被看好的体育题材。“人们都觉得我疯了,”阿米尔回忆,“我当时说,‘也许它是个灾难,不过我就是很喜欢,就是想做。’”后来,这部电影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,被《时代》周刊列为全球25大体育电影之一。

“现在,人们会说,‘也许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’。”阿米尔说。

2009年10月5日,阿米尔·汗(中)在《三大傻大闹宝莱坞》的电影发布会上。/Reuters

因为戏路宽广、角色多变,印度媒体给阿米尔贴上“方法派演员”的标签。“我甚至不知道‘方法派’是什么意思,”他回应,“我从来没有受过正规的演技训练。”阿米尔把演戏视为一个行当、一种技能,而不是一项天分,“这是一项可以提升的技能,但前提是你必须热爱它,然后其他东西会在无形中到来”。

阿米尔认为,孩童时期根植的电影记忆虽然没有给予他天分,但赐予了他足够的热爱。“如果一个木匠热爱制作座椅,那么一定会和那些只把它当工作的人做出不同的结果来。”

电影《印度往事》剧照。/Youtube

《印度往事》的音乐指导A.R.Rahman记得,他为电影作曲时,阿米尔就等在录音棚门外。听完谱好的曲,阿米尔湿着眼睛走进来对他说,“这感觉真好啊,我的电影要做成啦!”A.R.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“我看见他眼里有孩子般的纯真。”

“去他妈的,我就是想拍”

阿米尔有一个原则:一次只接一部戏。

《冷暖人间》爆红后曾有几年,阿米尔的片约不断,他一口气签下九部电影,都成绩寥寥。业界人士称他“只有一部电影的奇迹”,预测他将一蹶不振。他有时几乎哭着回家,觉得职业生涯就要完蛋。

“一个明星的可信度是由他失败的电影来丈量的,不管那失败多大程度上是因他造成。”阿米尔·汗决定一次只接一部戏,在宝莱坞里是个异类,“我不能按照印度电影产业要求的模式(同时演很多角色)来工作,我喜欢一次只做一部电影,为这一部倾尽所有。”

他曾经把四年时间花在一部戏上。《印度往事》和《心归何处》(Dil Chahta hai)之后,阿米尔四年不接新片,潜心准备《抗暴英雄》(the Rising)。兼为主演和制片人,他不停跑图书馆翻看历史资料,花了一年时间留起长发和八字胡。

2003年4月,英国威尔士亲王访问印度时,为阿米尔·汗的电影《Rising》打板。/Reuters

故事是一切动力,让他热血沸腾。“电影永远是在讲故事。一个好角色、好故事可以跨越国境。我读一个剧本的时候如果觉得振奋,是不会想到观众的,我只会想到自己,这个故事让我激动吗?这是推动我做电影最根本的原因。”阿米尔说。

当导演Nitesh Tiwari第一次向阿米尔讲述《摔跤吧!爸爸》的剧本和计划时,阿米尔有所顾虑:他已经年过半百,但要扮演三十岁的青壮年;刚刚拍完的两部电影,让他的体脂率保持在完美的9%。他想,“要不等我六十岁再来拍吧?”

但Nitesh离开后,这个故事在阿米尔脑中挥之不去。阿米尔再次把他叫来,听了第二遍。八个月之后,第三遍。“去他妈的,我就是想拍。”阿米尔说。

2017年4月22日,阿米尔·汗的近期写真。/视觉中国

阿米尔·汗习惯为他的电影写下“遗书”。他焦虑于电影的各种细节,甚至经常担心:如果我死了怎么办?如果我严重受伤怎么办?

在每一场拍摄完成后,他会留给工作人员一个字条,上面写着万一他意外死亡,电影接下去的制作计划。

“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生命是不可预测的。”阿米尔说,在《摔跤吧!爸爸》拍摄期间,他向导演交待,“如果有任何事情发生在我身上,一切继续。只需要找一个演员替我演年轻时的Mahvir,电影就能完成。”他甚至想好了四五个备选演员的名单。

阿米尔对电影精益求精,对电影带来的声名则保持警惕。

2010年7月7日,阿米尔·汗介绍新电影《自杀现场直播》,一部有关城市乡村差距的讽刺喜剧。/Reuters

他很少出席颁奖典礼,对奖项的可信度和专业性保持质疑,“如果我不重视某个电影奖项,那么不会出席”。2007年,伦敦杜莎夫人蜡像馆要为他制作蜡像,也被阿米尔拒绝。“人们想看我的话可以看我的电影,”他说,“我没时间处理这么多事情,我的‘带宽’不够。”

“一个演员能改变国家吗?”

阿米尔·汗的电影大都有强烈的现实指向和社会关怀。《三傻》和《地球上的星星》关注教育问题,《摔跤吧!爸爸》直指性别歧视。《我滴个神啊》对宗教本质的追问,冒犯了印度的政治团体,有印度教徒在公开场合焚烧海报,右翼人士抵制影片上映。

2011年1月21日,示威者抵制阿米尔·汗的电影,聚众焚烧他的电影海报。/Reuters

“拍电影不是用来迎合谁的。其实当你拍摄了一部对自己国家有一定批判意义的电影时,这对国家就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。”阿米尔汗说,“没必要为自己祖国被放在聚光灯下而羞耻。”

阿米尔的英雄情结不只放在电影里。2006年,他公开反对印度古吉拉特修建水坝的计划,声援抗议活动,呼吁地方政府安置移民。他的言论引起争议,《芭萨提的颜色》(Rang De Basanti)被迫提前下线,《为爱毁灭》(Fanaa)在当地遭到封杀,损失高达5亿卢比。

阿米尔拒绝道歉,一再重申:“即使职业和商业利益受损,我仍坚持自己的观点,我在与一个庞大的组织对抗。最终也许被撞得粉碎,但我不会退缩。”后来,总理辛格站出来为他声援。

2014年6月16日,阿米尔·罕参加印度第一个预防对女性暴力的一站式危机中心启动仪式。/Getty Images

2012年至2014年,阿米尔牵头制作电视节目《真相访谈》(Satyamev Jayate),一共播出三季。他和他的团队走访全国,调查取证,直面印度社会最敏感的议题——性侵、堕胎、包办婚姻、家庭暴力、种姓制度等等。

“我演电影时,在不同的角色中,体验过不同的人生。还有另一种人生,就是我自己的人生:卸去演员的身份,作为一个人,以我的方式存在……因为我也是这个社会中的一份子。一连串的事情把你我和社会的每一个人都联系在一起,一呼一吸中,体会心中的共鸣。”阿米尔在节目开篇语中说,“我想讨论一些关系印度民生的话题,不责难任何人,不中伤任何人,也不制约任何人。”

有人把这档节目叫做“印度的眼泪”。阿米尔担任主持人,采访受害者,和当事人对谈。听到惊心动魄的讲述,也跟着抹抹眼泪,极力平静。

在《真相访谈》中,阿米尔·汗与印度总理莫迪对话。/Youtube

“我确实相信电影有推动改革的潜力,当然电视也一样……我们讲述的故事、刻画的英雄人物,可以激励民众,给人们带来希望,触动人心。解放人性中善良的一面让它茁壮成长,这是一个创作者可以对世界做出的贡献。这是一种选择,不是我们的义务,但是如果我们想这样,是可以做到的。”阿米尔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

印度媒体报道,超过5亿人观看了这档节目。第一期关于强迫堕胎的节目引发舆论反响,敦促印度各邦惩治非法堕胎;儿童性骚扰的节目播出后,阿米尔汗获邀到国会作证,推动国会通过了儿童保护法案。

2012年9月,阿米尔登上《时代》周刊亚洲版的封面,被选入“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”,评论写道,“他直面印度的社会弊病,打破了宝莱坞的固有模式。一个演员能够改变一个国家吗?”

阿米尔早已不仅是一位演员,仿佛带着天然的使命感,成为改变国家的公众人物。

2014年10月9日,阿米尔·汗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南亚区域亲善大师出席新闻发布会。/Reuters

 

当人们质疑他的电影暗含政治立场,阿米尔反复公开回应:“我不是一个激进主义人士”、“我不会从政”、“我不是为了立场挑选电影”、“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”。“只是,我必须选择我爱的故事,”阿米尔说,“能说得动我的故事。”

拍摄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期间,阿米尔开着车,忽然接到导演的电话。对方说,他为阿米尔写了一首歌,等他死的时候,可以作为葬歌,在电视上和广播里一起同步播出。

这首歌叫《像风一样自由》,也就是电影片头曲,主人公兰彻的主题歌。“导演觉得这首歌跟我很像。”尽管对葬歌的提议不能理解,阿米尔笑着回忆起歌词:

恐惧着,我们都泥足于井底

无畏着,他畅游于海天之际

有态度
有态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,就意味着,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