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推片:纪录片《麦收》

资源分享 admin 1506 0评论

这是一个关于妓女的故事。

同行对它的评价是??“生猛、鲜活”。

光看开头,你会觉得《麦收》有猎奇嫌疑。

片中对北京郊区妓女生活的呈现,太直接。

她们接待的嫖客,都是最普通的打工者。

工作辛苦,身边又没女人,一寂寞就往洗头房里钻。

价格低得惊人。

打一炮,100块;

陪着睡一晚上,300块。

这是他们办事的炮房

片子开头,有这么一幕??

几个妓女聚在一起,描述她们接待过的男人。

内容让Sir这样的老司机都脸红。

有的男人包了夜,又做得快。

于是,通宵不睡觉。

像动物一样,摸,摸,摸遍全身。

他就这样捏捏捏(指胸前)

房间完全不隔音。

里面的呻吟,叫床声,外面听得清清楚楚。

羞耻?

她们完全不当回事。

聚在一起,八卦各自接待的男人,什么细节都说。

镜头也毫不避讳。

拍下她们的每个动作,吐出的每个脏字。

直到,主角洪苗的出现,我们开始深入这个群体的日常。

洪苗格外强悍。

她出生在河北定兴县,父母都是农民。

在同龄的城市女孩还在上学,找工作时,她就得肩负养家的责任。

刚到北京,还不到20岁。

在熟人开的一家小店里借宿,一张沙发,一张床,算是开了头。

文人喜欢将妓女比作落花,游莺;

但当你见到在脏兮兮的炮房讨生活的洪苗,你一定不会有如此浪漫的幻想。

住零装修的毛坯房,用最简陋的化妆品。

画眉直接用一根烧焦的棉签。

很可怜?

并不是。

洪苗天生心大。

“敢想,还有胆子,想到什么立马就去干。”

在重男轻女的农村,很少有爸爸会服自己女儿。

但洪苗爸爸提起她,声音立马高八度。

她是个能人,我特别佩服她。

洪苗确实不简单。

跟嫖客打交道,她有自己一套。

要是不想干,无论对方怎么发火,软磨硬泡,她都不松口。

口气还凶得很

她还很乐观。

老笑,露出脸上狭长的酒窝。

瞒着亲人卖性,但在其他人面前,会拿这个开玩笑。

学男人的样子,假装摸姐妹的屁股。

调戏姑娘。

大家聊天,说男人都喜欢给处女开苞,开一次愿意掏一万块钱。

她在旁边打趣??那我也去卖初夜。

姐妹们取笑她,你还有什么初夜可卖啊,卖了那么多次了。

她也不生气,只是咪咪笑。

干这一行,谁都可以来挤兑她一下,开两句黄色玩笑。

但这并不意味她听不懂侮辱。

片中她唯一一次发火,是有次吃烧烤,旁边的男人对着她说了一句:让她歇逼吧。

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逼视对方。

你再把那话重复一遍。

对方坐不住,走了。

她也有她的底线。

洪苗偶尔还会去KTV找鸭(男妓)。

跟他们挤在一起。

家人依靠她。

不知道她在外面做的营生,但她每次带回家的一大叠的百元钞票养活了全家人。

还有个原本是嫖客的男朋友,很粘她。

无论何时,洪苗都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从没听她叫过苦。

过一天,是一天,把日子跟米饭一块咽下去。

所以,看《麦收》,Sir有一个强烈感觉??

她们并没有活在一个离我们很远的世界。

妓女这个自带话题的群体第一次褪去神秘。

她们出卖皮肉,但不全是苦情。

她们活在社会的边缘,但也没有以抗争的姿态。

甚至??

我们跟她又有什么差别?

出卖劳力,赚一份工资,每月按时寄钱给家里,有朋友八卦,有对象取暖……

比起那些同样以妓女为选题的电影。

《麦收》的性工作者,活得太正常了。

这样一部“剑走偏锋”的电影,注定从拍出来后,就争议不断。

在香港放映时,曾有市民举牌反对,认为导演在“强暴弱者”。

一篇报道中曾这样叙述??

一知识女性颇有不甘:她怎能这么阳光呢?!难道真的没有心理问题?这很让我沮丧!

对此,导演徐童回应??

从自己心里头挖掉道德优越感,才能根本上瓦解掉道德焦虑。

同情,有时候其实是对弱者的偏见。

之所以这么认为,或许因为徐童从来平等地看待自己和每一个人。

他最有名的作品,是“游民三部曲”。

《麦收》《老唐头》《算命》

游民是啥?

妓女、嫖客、流氓、白痴、包工头、地下乐手……

是背井离乡,没有社会保障,甚至很多时候连一个合法身份都没有的边缘人。

靠走江湖卖艺,走偏门谋生。

有人称他们为“中国改革期的阵痛”。

而徐童本人,也好不到哪去??

“远看艺术家,近看也就是个游民。”

中国传媒大学摄影系毕业后,一直在社会上混。

广告,平面设计,开公司都干过,但一直找不到自己的路。

穷得响叮当,在北京搬了一次又一次家。

住过大杂院,城乡结合部,还有燕郊。

就这样,他认识了一大帮穷哥们儿,算命的,开按摩店的…

一开始,他觉得,自己怎么混得这么惨啊,特郁闷。

但越接触,越发现,大学毕业的自己,跟这些人又有什么区别?

你首先是个人。

人都一样,有梦想,但得先活着。

因为往来都是哥们儿,所以他拍纪录片,比别人更近。

“拍纪录片的导演是墙上的苍蝇”这个理论在他看来,纯属扯淡。

他要的,是做拍摄对象的“自己人”。

出现在他的两部片中的按摩店老板唐小雁曾说过??

老公老婆都是暂时的,说不定明天就换了,哥们儿才是长久的。

徐童在他的拍摄对象眼里,就是哥们儿。

在《麦收》里,经常镜头离人只有30公分,从下往上拍。

洪苗给男朋友打电话时,镜头都快贴到她脸上。

拍摄时,洪苗的男朋友帮着扛三脚架。

在镜头前,对女友絮絮叨叨:

这个是TC125(机器),塔帽底下的那个小房子,里面就是我们工作人员的驾驶位置。

到后来,都有点不像跟拍了。

徐童开车送洪苗回河北老家,还帮着送她病危的爸爸去医院。

某种程度,徐童已经完全融入了游民群体。

有两个细节让Sir印象深刻。

一个是,当洪苗的男朋友站在熟悉的工地,向导演介绍他工作的地方时。

这个瘦弱的男人,脸上有了不一样的神采。

另一个是。

当常年漂泊在外的洪苗回到老家,光着脚丫站在土里,播种粮食??

表情从未有过的安定。

这就是《麦收》打动人的地方。

在《麦收》里,你既看不到那些强硬的价值判断,也不见对现实花俏的隐喻。

徐童像个笨拙而老实的手艺人。

他做的,只是尽可能把血肉相连的生活,精确地推送到我们面前。

也因为离得够近。

我们得以看清那些被学者,媒体忽视的日常。

影片结尾??

父亲住进危重病房,脑子里的血管没了两根;

洪苗一个人跑到窗边去抽烟,抽得很凶,一堆烟蒂。

不久后,男朋友在她回家的时候,偷偷跟另外一个妓女好上,打电话来跟她分手。

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。

双重打击下,她第一次在镜头前,垮了。

这场哭泣持续了很久,把自己积压很久的情绪都翻出来。

?

哭过以后,她把所有的钱都贴给家里,自己揣着一百块钱回到北京。

画面黑掉,她唱起了自己最喜欢的《阿里山姑娘》。

整部电影,洪苗从来没对着镜头说,自己为什么要去做妓女。

这不是徐童要的??

现在的年轻人更多的是关注自己的感受,但当你对自己的认识已经足够饱满了,你就会发现你自己的经历只是去了解别人的一个拐棍,一个桥梁,更重要的是关注别人的生命。

也正因为这份理解,《麦收》值得推荐。

好电影的功能不是给你答案,是予你思考。




转载请注明:撸福利 » 周末推片:纪录片《麦收》

喜欢 (1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福利聚集新天地!

福利导航 联系我们